《财经研究》访谈系列视频(一)蒋重跃:学术期刊的发展与管理

发布时间 : 2016-09-10 20:22:20   (浏览:6741)

 

 

蒋重跃,全国高等学校文科学报研究会理事长,《北京师范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》主编,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主任。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从事编辑工作,有着丰富的学术期刊管理经验。

1、与编辑的不解之缘
我是1977年7月中学毕业,下乡最后一批,在农村待了半年多,真正劳动下乡。最后回到辽宁,上了辽宁大学历史系。大学毕业之后考研,硕士毕业后就从事编辑工作,干了8年编辑。之后又去考博,考了博士到北师大,在北师大毕业之后,安排工作的时候想留校,后来一看我的简历,干了8年编辑,我们学报正好需要人,就说那你来吧。

2、对编辑工作的体会
编辑这个岗位非常重要,即使在数字化发展的条件下,编辑工作的价值不会减少,因为数字化可能有一些新的情况,需要编辑来研究来应对。现在咱们要做“域出版”,在数字化的条件下,怎么样来推动学术研究本身的专题化发展,怎么样来推动问题导向。问题引领特别重要,更应当以问题为中心来组织稿件,来把学术研究、学术文章集中起来推向读者,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。这个时候编辑的作用可能比以前要更大,这对编辑提出更高的要求。学术的参与以及学术的组织能力都要提高,在编辑这个领域里面,从我们的角度体会到了新的技术、新的媒体对我们工作本身的推动,让我们这个职业能够焕发青春。

还有一点,就是为什么说审稿对于编辑来说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。有很多原因,有这么一个方面的因素要考虑,就是从全国所有学术期刊和整个学术队伍来说,我们怎么样提高整体的学术研究水平,怎么样来增加优质的稿件,怎么样才能保证数量增长。我觉得办法就是提高编辑的审稿鉴别水平,让全国更多的不错的稿件提高,达到发表和引起社会反响的水平。这个办法坚持下去,会从整体上增加学术界优质的稿件,提高我们刊发好稿的比例。

3、对学术研究的体会
第一,科学思维,就是所谓的追求真理,要重视证据,没有证据一切免谈,在证据的基础上要考虑研究对象的结构。
第二,这个结构不是抽象的,它是要量化的。
第三,辩证思维,辩证法的前提就是逻辑,逻辑做好了、做到位了,自然就是辩证法。
第四,对我本人来说还有历史的思维,历史思维就是发展的变化的,在发展变化中才能展现出事物的规律。
搞学术研究,这四个思维对我来说是不能缺少的。

4、学术期刊管理经验
我觉得期刊管理总体上说有两点:学术和绩效。作为一个主编、一个编辑部主任,怎么管理,恐怕要用到老子的一个词叫“三宝”:第一是慈,慈爱的慈;第二是俭,勤俭的俭;第三是不敢为天下先。
第一个慈,就是单位领导对同事们要有爱心,要当做自己人,当做朋友和兄弟,那么很多事情就好办,你怎么做就会想到相应的办法。
第二个俭,简单地说就是廉洁,搞管理的管理者不廉洁恐怕不行,要廉洁,很多事情也好办。
第三个怎么理解,就是寓管理于无形,管理者最大的本事是,要创造一种环境、一种氛围、一个条件,让同事们能够发挥他的能量,大家有什么办法,发挥各自的能量。

5、我国学术期刊发展的历程和挑战
《财经研究》和《北京师范大学学报》都是20世纪50年代创刊的。我们今天学术期刊上的文章,在学术规范上,80年代及以前的期刊都比不了现在。尽管那个时候有很多有创见的文章、基础非常好的文章,但是从学术问题的选定、研究方法的重视,还有学术规范的执行上,90年代后期以来进步非常大。现在加上数字化,可能又有新的发展的契机。
第一个方面,编辑的业务能力,德业的修养,还要加大培养的力度。第二个方面,新的媒体、新的技术和我们学术期刊发展规律的结合,学术期刊发展什么,就是推动学术发展,那么有了新的媒体、新的技术、新的数字化这个条件,就更应该提高我们这方面能力,帮助学术界来更有效地迎接挑战,研究问题,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优质的学术成果。

6、对《财经研究》的评价和期待
《财经研究》是一本非常好的学术期刊,在财经院校的学术期刊中,你们是佼佼者、是领头的。在全国的学术期刊中,《财经研究》也是一流的。我觉得上海财经大学办期刊有这么几个特点,即三强:
第一个是领导强,学校领导以多种方式支持期刊的工作,这一点给我的印象非常深。
第二个是学术强,本校的学者队伍和国内外的同行学者,最好的稿件在你们这儿得到了体现,所以学术强。
第三个是管理强,上海是我们国家学术文化发展、有悠久历史的一个中心城市,有很多好的传统,尤其在管理方面。上海财经大学学术期刊编辑部把这个传统发挥得非常好,管理得井井有条。
下一步在新技术新媒体发展的这种形势下,《财经研究》有条件在过去三强的基础上,迎接这个挑战,做得更好,能够办成国际上知名的、优秀的学术期刊。《财经研究》有条件、有能力取得这样的成绩。